当前位置: 首页 > 海鱼的做法大全 > >正文

创业成功人士的事迹

时间:2019-03-17 来源:餐饮菜谱
 

  对所有者来说,永远告诉自己一句话:从创业得第一天起,你每天要面对的是困难和失败,而不是。我最困难的时候还没有到,但有一天一定会到。那么下面是学习啦小编整理的创业的,就跟着小编一起看看吧,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刘枫:中科院硕士公共wifi市场创业

  27岁的刘枫去年从中国科学院硕士研究生,摆在他面前的有几条康庄大道:要么继续搞科研,专业对口,学有所用;要么听从导师的建议,读博;要么听从母校召唤,回到辽宁药大学任教;或、入伍、考。如果留在北京,取得北京户口,也绝非难事,而他却作了个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选择——回到三线城市辽宁锦州创业。

  他看好了公共wifi市场。3个月时间,他创办的“爱锦州”i-JinZhou公共wifi像一张无形的网,覆盖锦州670余商家。接下来,他打算做锦州的同城电子商城,争取实现不用逛街就能同城。

  目前,他创办的公司营业额已有八九万元,成本开始逐步回收,他预计,在未来的几个月里这个收入至少还会翻上几番。

  凭借学到的知识,他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刘枫想自主创业的想法并非偶然,早在读研究生期间,每次做课题时,他都能把所研究的东西和社会应用联系在一起。

  一次,他的导师以研制了一种菌剂,将它应用于甘草,能提升成熟量1倍以上。甘草是根茎,在治理沙漠、固土防沙、防风防沙等方面作用突出,而且它不破坏土地,环保意义非常大。还可应用于玉米,提高产量。由于这种菌剂造价比较高,不适合中国传统农业,刘枫的导师就在德国申请专利,并取得成功。而刘枫的着眼点并不在项目本身,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其后的市场推广上。科研成果要是不能转化为实际应用,他就觉得是巨大的浪费。

  这种菌剂还可应用于碱地治理。2013年,刘枫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合伙开了个绿化公司。凭借研究生所学到的知识,短短一年时间,他掘到了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桶金——10万元。

  揣着这10万元,刘枫胸中的自主创业之火燃烧起来。

  一次偶然的网购激发了创意

  毕业时,刘枫放弃了几条康庄大道和几乎唾手可得的北京户口,回到锦州,这在别人的眼里,是个“愚蠢的”。妈妈还是想让他找个稳定的乌鲁木齐公立医院治疗癫痫工作,可他说:你给我半年时间,我就能干出点名堂。

  一天,妈妈让他在淘宝买件衣服,他懒得开,就用手机客户端操作。看到淘宝上的广告,刘枫灵光一闪:能不能把广告植入到手机——当手机连接公共wifi时,弹出的页面变成广告?他问了几个做技术的朋友,技术上是否可行,得到的答复让他欣喜若狂:没问题!而且,深圳已经开了先河。后来,刘枫在盘锦遇到一名辽工大毕业的同学,说这个技术他来解决。

  有了技术,就差钱了。刘枫在一次培训课上认识的一个企业家,看好他这个,花50万元买下技术,又给他100万元做市场的前期推广。

  2014年11月11日,这天,刘枫和两个小伙子,3个光棍在光棍节这天成立极乐鸟有限公司,“爱锦州”i-JinZhouwifi横空出世。

  万事开头难。设备造价400多元,全部为商户免费安装,这是一件烧钱的事。在用户用手机连接i-JinZhou时,植入12秒广告。因此,他们的收入全部依靠植入广告。

  刚开始,客户不认可,网速也不好,只谈下30多家。这哪行?刘枫开始动,他把12秒广告分成3段,每一条4秒,前4秒全送给商家,技术上还实现了行业间的规避。然后,刘枫找到移动、联通等移动通信公司谈宽带业务,跑了无数趟,磨破了嘴皮子,最终拿到了大客户协议。

  光纤入户,网速的问题同时也解决了。对于客户最关注的安全问题,他们与设备生产厂家“极路由”联系,对设备进行加密,外人无法破解,保证客户的信息绝不外泄。

  先做公共wifi,再做微商城,目标是打造东三省电商王国

  做好了前期铺垫,刘枫接下来的步子迈得更稳了。他在人才市场招兵买马,20名大学生帮他跑业务、搞安装。因为都是同龄的年轻人,干劲十足,业务员们凭借两条腿、一张嘴,用3个月时间安装了670多家。

  刘枫还与公交公司达成协议,将115路的两辆车作为i-JinZhou移动wifi的试点。其中一辆车的司机也是个年轻人,他对车队领导说:“别给我换车啊,我这车有wifi,东三省第一辆,太牛了!”还热情对上车的乘客说:“嗨,哥们儿,我这车有wifi,免费上网!”

  wifi平台建立起来了,他们开始做收费广告。一家家地跑,一点点地磨,大大石家庄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小小的广告业务陆陆续续开展起来。670余家i-JinZhou公共wifi像一张无形的网,连结了锦州古塔、凌河、太和三大区。接下来,他打算做锦州的同城电子商城,争取实现不用逛街就能同城购物。

  他拿锦州市场当敲门砖,跟阿里巴巴谈支付端,最终他拿到支付宝客户端的技术支持,阿里巴巴还答应他根据客户消费情况给予返点;做i-JinZhou公共平台,他就跟腾讯谈,一分钱没花,搞定!

  刘枫对市场有着清醒的分析。当今社会的主力消费群体是90后、90后,他们喜欢并且容易接受新事物,而智能手机的大范围普及,让手机客户端大有可为。刘枫目光并不局限于锦州,他下一步的目标是在阜新、朝阳、葫芦岛开,把辽西市场盘活,然后运作微商城,达成东三省的电商联动,打造真正属于他的电商王国。

  创业是一种成长过程

  公司成立半年,刘枫很累,除了每天早晨的例会,他几乎都在路上,每天睡眠不足5小时。这半年,他经历了很多事:“创业真难,比想象的还难,但‘难’不是借口,相反,它应该成为我前进的动力!”

  公司刚起步,租个办公室都是件难事。锦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创业孵化基地管理办公室的迟建国科长就把自己的办公室腾出来,免费给他们使用。对那些愿意支持自己的人和商家,刘枫打心眼里感激。

  公共移动wifi的市场空白,并不代表没有竞争对手。当时,有一家杭州的公司与他争夺锦州市场。但当做到100多家的时候,他们退出了,还联系刘枫求收购。刘枫分析:对方之所以支撑不下去,不接地气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技术与实践应更切合实际,而技术不够完善也是他们亟待解决的问题。刘枫想:我是锦州人,不能糊弄家乡人民,我要把基础和服务做好,家乡人民才能信任我、支持我。

  一名中科院的硕士毕业生,从北京回到锦州,从零开始白手起家创业,不觉得可惜吗?刘枫坦言,刚回来时确实很迷茫,读了那么多年书,所学知识能应用到实际生活的少之又少,确实很不甘心。但他又想,科研往往是理想的状态,即使失败了,得到的也是一种结果。而创业不同,它更多的是一种成长过程。

  其实,在创业艰难时刻,他动摇过,但随之又坚定了信心,妈妈曾劝他:“算了,儿子,找个工作吧。”刘枫说:“妈妈,再给我5年时间,让我任性一回!”癫痫治疗多少钱p>

  未来的路远远不止5年,刘枫还年轻,谁能说未来就不能属于他呢?

  方毅:90后“明星大学生”的10年创业路

  “90后”的方毅,在校是“明星学生”。1999年,他被保送进入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工科混合班就读,2003年又被保送进入浙江大学专业读研究生,毕业时获评“浙江大学特优毕业生”。

  然而他偏爱创业。2001年,他被选入只有60人的浙大创新与创业管理强化班,聆听MBA老师们的课程,在浙大科技园接受创新创业系统辅导,从此,创业不辍。

  “2005年,我开始第一次创业,做‘手机备备’,后来被百度收购了;第二次创业做了‘个信’,后来被腾讯干掉了;个推是我的第三次创业,做手机消息推送服务。”

  在经历了硬件开发商、软件开发商到技术提供商的几度定位之后,方毅带领的团队定位在了“送水工”角色上——目前“个推”业务独立覆盖8亿手机终端,在第三方推送服务的部署上占据国内90%的市场份额。

  2014年7月,“个推”宣布完成B轮数千万美元,软银赛富领投,原A轮投资方悉数跟投,“这可能是国内B2D行业迄今最大的创业公司单笔融资。”方毅说。

  2014年11月,“个推”获第三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行业全国总决赛第一名。

  在、科技型创业的江湖里,收益大、风险也大,被替代、被颠覆的事随时可能发生。

  在方毅的创业道路上,资金链断裂、技术瓶颈、小伙伴的状况都发生过。

  “最难过的时刻是裁员,从135人的团队直接缩减到50多人,现在回头想想,没有裁过员的也许不能叫做公司。”

  但10年创业,他始终坚信自己的选择,“虽九死其犹未悔”。

  方毅很感激在自己创业路上帮助过他的“贵人”,也很愿意把自己的一部分时间留给和自己当年一样选择创业的年轻人。他每年会到母校浙江大学去进行四五场的创业讲座,也会到本土创业圈子B座12楼进行创业分享访谈。

  在累积的多年互联网创业中,他拿出分享的内容常常是自己亲历的失败。“对于创业者来说,失败的教训比夸夸其谈的更实用。”

  例如说武汉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到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当手机不停更新的时候,它就要不停地去适配。你会发现你的敌人不停地增加,不停地进化,你有限的生命都投入到无限的适配中去了”。他告诫师弟师妹们:Find the Must-Win Battle,选对战场,才有必胜一役。

  又如说到第二次创业,他告诉师弟师妹们说,“当竞争对手是一只大象,我是一只蚂蚁,大象腿踢过来的时候我可以用针扎,但是这只蚂蚁不幸处在了象群迁徙的道路上,画面太美就不敢看了。所以创业过程中,大家可以很勇敢,但尽量不要选在超级大鳄或者说过早地选在超级大鳄必经之路上。”

  2014年,方毅和一些小伙伴共同发起了“涌泉—华旦基金”,专注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创投,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初创企业孵化成长。

  创业10年,方毅的穿着依旧“校园风”,他和妻女住在杭州普通小区的小房子里,上下班走路,远一些骑自行车,办公场地是和百来人分享的、1000平方米大开间里的一小格。

  他和他的创业伙伴兼妻子张洁有共识,比起舒适的办公条件,自由、开放这些创业企业的氛围更可贵。

  “我们这一代的创业者,已经不需要通过穿什么、住在哪里等物质去证明,我们的内心已经足够丰富强大。”

  不过,2014年,他购入了一辆红色的特斯拉。在杭州,他是首批车主之一。

  “这一行为代表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对未来科技趋势所保有的好奇心,如果能从中得到一些,价值就会远远超过车价本身。”

  而且,这辆特斯拉成了“个推”员工的一项福利——只要经过报备,每个人都有一天的使用权。

  在方毅目前所带领的团队中,有来自伯克利大学的博士,有来自上市公司的数据专家,还有百度、腾讯、IBM的前员工,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已经有“90后”员工融入的年轻团队,需要符合他们价值观的

  “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讲,可以接受同样的工资,但是工作环境需要更加良好一点,这个工作环境也包括所在公司在整个行业里的一个形象。希望同事们在使用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自豪感和归属感。”

  有人问他,如果有一天他的公司发展到可以放手,他会选择一份什么样的职业。方毅说:“创业教练。”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