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蘑菇汤的家常做法 > >正文

杂谈:到底谁是食肉民族?

时间:2020-11-07 来源:餐饮菜谱
 

  在世界历史上中国和印度好像是两个惟一大范围吃素的国家(当然印度因举国信教的原因吃素比例比中国大得多)但现在中国因为二十世纪始从西方输入“蛋白质概念”,以及其他原因,已经丢弃了素食传统。现代中国在营养理念上一个核心就是“蛋白质迷信”,当然偶尔也提一下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矿物质等,但脱不了附属的地位。就像我们总提GCP(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而总是忽略环境、福利、教育、医疗等对人的幸福同样重要的因素一样。

  蛋白质在西方已经渐渐是一个回归本位概念,西方严肃的医学机构有无数的试验和研究证实,蛋白质过量毒化人体,而且动物蛋白和植物蛋白在对人体的益害方面有本质区别……但我们大众因深度迷信蛋白质而难以远离肉食。也因蛋白质是西方传来的而认为西方人嗜肉,当然各种文字影像也从另一种角度加深了这种看法。

  但许多中国人不知道,西方是现代环保的发源地,西方是宗教的笃信地(基督教虽允许吃肉,但总的理念是食物越简单越好,裹腹即可,决不允许为了享受大吃大喝)。西方人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都是酒肉动物。笔者多次在欧洲和美国游历,感觉西方人嗜肉这一错误概念应该打破。笔者发现西方人在日常中食肉量比中国大城市要少,西方饮食颇有可取之处,比如蔬菜并不少见,而且是鲜生有营养的那种吃法,菜都是少盐少油的,在油腻腻的程度上根本比不上中餐。即使有块肉条鱼,也是素素净净的,奶油等调料是随取自放的,很少像中餐那样泡在油里,肉上加油的腻。

  西方人的早餐一般是冷牛奶、玉米燕麦等谷物膨化片和面包片,再加上一杯纯果汁。咸肉片加鸡蛋那种英国式早餐已渐被抛弃。西方人的午餐可能最简单,一般是一块三明治和一杯咖啡。晚餐或是匹萨或是意大利面条,最多有色哈尔滨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拉和汤,吃大块牛排的并不多见,西方人每天都吃牛排大半只是中国人的想象。

  因而我觉得,西方人的一般吃食的含肉量绝对比不上中国的城市,尤其比不上北京、深圳、广州等这一二十年乍富起来的城市。但不知为什么我们把近年中国人多肉多油的饮食潮归罪为“西式饮食”。其实就西方人常吃的意大利菜、法国菜和墨西哥菜来说,还找不出一款一式比现代中国都市人日日都吃的梅菜扣肉、涮羊肉、红油火锅、剁椒鱼头、鱼香肉丝等油腻——哪一次人们吃鱼香肉丝不是就着油吃那肉丝?在档次稍微低一点的餐馆就可能等于喝那地沟油(有多位居民反映,每到深更半夜,从外地来的贩卖地沟油的肮脏卡车就悄悄光临北京的大街小巷,给沿街中档以下的饭馆送油,饭馆里的活计好像早已等待,悄声接洽。这导致北京的一般荤菜馆全面被怀疑,可以肯定的是一般只有亲朋好友或者重要客人来进食,这些馆子才肯用上正处买来的色拉油.

  以目前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最流行的意大利餐为例,一个典型的程序是这样的,第一道是意大利面条或一点面包和汤,第二道是一个有肉有蔬菜的菜,第三道是点心、冰激凌等,当然间插着酒。相当干脆和素净,哪里比得上我们一个北京的白领在晚上动辄消灭一二百个麻辣小螃蟹,一个守着火锅的西安的市民来不来就消耗八斤羊肉外带十八瓶啤酒那般气派?这种“游牧民族”的吃法绝对要把西方人吓一个跟头的。

  我在新西兰奥克兰附近的一个女子中学看到那里的中产阶级子弟吃的午餐,颇觉无话可说,那些私立学校的女孩子在午餐的时候,三三两两活跃在秋阳下的草地上,一手拿着一个不大的、妈妈给准备的汉堡包,另一手拿着一瓶水。这就是她们全部的午餐。我在这些快乐的、精精瘦瘦的女孩子中很少发现像北京孩子中那种胖墩,一个也没有。同样癫痫发作准备什么东西呀在中午时分,我到北京的中学门口,可以发现大量的跑到肯德鸡、麦当劳一个人叫上一摊子大嚼大啃的大胖子中学生。当我和朋友在他们侧旁要一点稻香饭和一碗热汤在吃的时候,只能感叹这些孩子的无度和他们父母的放任……其实学校是有饭的,其实学校的饭也是有肉的,但他们仍感不过瘾,这样被炸鸡和可乐灌出来的孩子,体态质能将是极为虚笨的,智力灵思也将是钝滞而不能通达的。

  中餐是健康的这种说法实际是基于二三十年前“瓜菜代”的基础,那时中国农民一年就吃一两回肉,城市一个人一个月也就半斤肉,那时的中国人多是瘦瘦的,三大疾病:癌症、、也相对较少,那时中国人的饮食跟现代中国城市绝对是两回事。因而不能空泛赞扬理想中的中餐而让实际的中餐害人。

  现代中国人吃肉量之巨大为世界瞩目,据联合国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统计,中国肉食消费水平在1988至1998年的十年里,增长了整整一倍,达到了人均46公斤,其增长速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1998年,中国的肉食消费水平是发展中国家平均值的近两倍,并超过了韩国和日本等高收入的亚洲国家,从而成为亚洲东方饮食习惯的国家中肉食消费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

  中国人的食肉量正接近法国、美国、阿根廷和巴西等世界上肉食消耗最大的国家。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城乡差距极大,八亿农民实际只能吃到一点肉,这个平均量里的大部份肉都是占全国人口五分之一的大中城市里的市民吃了,如此算来,许多中国人实际比美国人吃得肉更多。因为美国的平均数大致反映了真实情况,他们没有城乡差别一说,很难说城里人比乡下人吃肉更多,而且美国的穷人、黑人、拉美后裔等低收入阶层公认吃肉更多,反而是富人、受高教育者吃更少的肉,更注意锻炼……

 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 有意思的是,中国人的食肉量比日本人多四分之一,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却比日本人少四分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中国人平均寿命是六十六岁,日本人平均寿命八十三岁,为全世界最高)

  另一个有意思的数字是,中国人从九十年代中期到二零零二年,伤残和凶杀性犯罪率年增长百分之十,吃肉的增长率也恰是百分之十。真像许多佛教大师无数次强调过的,世上的刀兵劫难总是跟杀生吃肉严格对应,紧密相联的,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夜半屠门声”,暂且不论里面神秘主义的东西,肉食中的激素和荷尔蒙会使人神经趋于暴躁是得到公认的。

  美国人有十分之一严格吃素,这个比例比中国至少大十倍。也就是说中国人里只有百分之一或更少的人是严格食素的。而环保主义呼声甚高的欧洲,吃素的比例比美国还高。德国和英国能达到六分之一和八分之一。法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法国这个曾经的天主教的中心最彻底地抛弃了天主教,注重美食享乐,信教比例在欧洲大国里最少,素食者的比例也最少。但即使如此,其素食者的比例也比中国高得多。

  下面这个数字说明虽同是华人却对素食的态度大不同:整个台湾有三千家严格拒绝销售荤食的素食餐馆,弹丸之地香港也有数百家素食饭店。而比香港大许多倍的北京满打满算只有十二三家素食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上严格拒卖荤食的餐店绝超不过五十家。

  在现代中国,你跟一个人说你是素食者,绝对招来目瞪口呆的回应,而在香港、在台湾,在西方任何一个国家,如果你说你是素食者,大家或者毫不在意,或者是送来欣慰的一瞥,因为你碰见了同样的素食者。

  外国人也看准了中国人好肉,在这点上欺国人。麦当劳精心研制的多个素食汉堡包品种从不进中发癫痫是什么样国,只拿死沉沉的大肉饼子唬中国人。必胜客里的素种在美国也很多,但在中国,什么都给你放点虾或肉,让中国人觉得值……

  多食肉使中国人的体态和性情有很大改变。近年出国同胞越来越多,与同是东亚的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混在一起,黄色一片(巴黎街头黄种人差不多占三分之一)很不好区分。但笔者多次出国,已经练出凭直觉一眼分出华夷中外的本事。

  中国人一般虚胖,这是区分中韩日的最好标志。这些人一般也是西装革履,但西装从不穿好,一般是不系扣子地敞怀,露着油水颇厚的肚子。这些人很少独行,都是三五成群,对欧洲随处的文化古迹不感兴趣,而是大声谈笑,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热衷购物。他们略走几处可能就饿上馋虫子了,开始琢磨怎么吃,找寻中餐馆,要酒点菜,喧闹划拳.....

  在西方所见到的日本人一般面目干净,体态适中,衣着得体,态度谦和。他可能无声地从你身边走过,眼睛并不看你,脸上似带微笑。女的更好区分,她们个子不高,腿略短,面目白净,不呆愣盯人,也不无所顾忌地指点讪笑。

  韩国人比日本人更劲壮一点,同样衣着干净,最关键的是他们都很少虚胖,我甚至很恶意地在他们中寻找时下在国内很常见的那种脸上堆满坠肉的胖子,可惜没有找到,一个都没找到——近年,硕肉满脸和胖大肚子已经成为中国人在东亚的独有标志——当然这不是全体中国人的标志。每次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体态适中的官员,都要欣喜半天。体态适中到底意味着什么?含义多了,大家想想……

  总之,中国时下许多人,喝酒越来越多,吃肉越来越多,这不是好事,对官和民都不是好事。

  原标题:到底谁是食肉民族?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